毒之殇:吸毒者自杀后父母不愿为其收尸

作者:本站编辑 来源:微官网-曲靖禁毒   浏览次数:

摘要:  吸毒者·悲惨的人生结局

吸毒者·悲惨的人生结局

那是一天下午,我到河南省三门峡市公安局湖滨分局刑警大队采访一起案件。韩队长没在。内勤说,他们去抓一个盗窃手机店的吸毒人员去了,可能快回来了。外面正飘着雨,又潮又冷。

不一会儿,他们头发衣服都湿着回来了。等他们换衣服的当口,我坐在讯问室一角的椅子上,打量着他们抓回来的吸毒男子。

男子30多岁,个子足有一米九。看上去,他并不像通常的吸毒者那样瘦骨嶙峋、肤色黯黑、无精打采,反而还有点仪表堂堂。这位李姓男子吸毒的时间并不长,本有个美满的小家庭,有间收入稳定的小店,有疼爱他的父母。但是这一切,在他认识了一个女人后,彻底改变了。

韩队长问他:“后悔吗?”他的眼中立马放出一道狠光:“我悔死了,如果那个女人死了,我去给她放鞭炮。”他在诅咒那个女人。因为那个女人的诱惑,他染指毒品,沾上毒瘾。短短两年,丰厚的家底被他吸干,父母愤然和他断绝了关系。

纵有万贯家私也架不住一朝吸毒。翻开我的吸贩毒案件采访笔记,会发现吸毒人员都有一个共同的结局:不是家破,即是人亡。

常某,早年家里投资金矿赚了一大笔钱,人也长得帅气白净,家在县城,还找了个在市里工作的漂亮未婚妻。然而,他跟着一些纨绔子弟学会了吸 毒,很快陷进泥潭,逢亲友就借钱。开始大家还借点,后来得知他吸毒后都躲着他。父母把他锁在家里,也戒不了。一旦毒瘾发作,他就彻夜哀号。未婚妻知道后更 是毅然分手。

谭某,因盗窃被警方通缉的吸毒人员,于一天下午自杀。警方通知他父母到场后,父母淡淡地看了一眼,说:“死了好,他活着难受,家人跟着他遭 罪,这是最好的解脱。”说完转身就走,连尸体都不愿意收。这得有多久的煎熬、多深的失望和多沉的怨恨,才能让父母对亲生骨肉达到如此的冷漠!

张某,被发现死亡时,躺在臭气熏天的公共厕所里。临死,胳膊上还扎着吸毒用的针管。针管里全是污水。没钱买毒品,毒瘾发作的他就灌了一针管脏水权当毒品。

 ……

这,就是吸毒者;

这,就是他们的人生结局。

这是一组触目惊心的数字:根据公安部统计,截至2014年年底,我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95.5万名,估计实际人数超过1400万名。由吸毒酿成的自杀自残、盗窃抢劫、毒驾肇事、劫持人质等屡有发生。

贩毒者·以贩养吸,迷途难归

从分局回来的那天晚上,在韩队长的微博里,我看到民警们已将李某检举揭发的毒贩抓获归案的消息,缴获冰毒、海洛因各一包。抓捕时,毒贩们身上还带着刀。

贩毒,是提着脑袋的营生,一旦被抓获,多数被判重刑、极刑。但依然有人为了毒品的高额利润铤而走险。也正因为风险高,所以毒贩一般都会随身带刀、钢筋棍、钢珠枪、猎枪等凶器。

毒祸,不仅败家害人,更能引发自杀自残、毒驾肇事、劫持人质等恶性犯罪,这样的案件屡见不鲜:

吸毒者姚某在公交车上扒窃,盗得现金1200元和失主身份证、5张银行卡。因为失主只简单地用生日做密码,姚某试出密码后,在两个自动提款机上疯狂刷卡取款3万余元,然后还不过瘾,又跑到商场刷卡买了价值1.9万余元的黄金首饰。

一个女孩向警方报案,称被强制吸毒后强迫卖淫。经过两个多月的侦查,警方抓获了强迫他人吸毒和卖淫的犯罪嫌疑人,摧毁了一个吸贩毒团伙,解救出被强制吸毒强迫卖淫的女孩4名。

此外,还有因为毒品掺了假密谋暗杀毒贩的,有因为诱惑家人吸毒来找毒贩寻仇的,有抗拒追捕暴力袭警的。

我的笔记里还记录了这样一起案件:一起贩毒案中,丈夫杨某吸毒,最后因为无力支付高额毒资,妻子李某就以自家开的理发店为据点,暗地里从事贩毒生意。被抓时,妻子李某还怀有身孕。

而以贩养吸,又是许多吸毒者的必然之路。

刘某,涉嫌贩毒。同伙落网后,她马不停蹄地逃到新疆昌吉,以摘棉花为生。“清网行动”中,警方锁定她的行踪,将她从棉花地里抓获时,多年的逃亡生涯,已使精神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下的她,恍惚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。

看守所里的刘某,常常以泪洗面。她的经历,她的人生,在采访后曾让我整夜失眠。新婚之初,他们的家庭条件还很优越,夫妻俩投资建了一家工 厂,效益也不错。钱多了后,丈夫不学好,沾上了毒瘾。多次劝说无效,刘某一赌气对丈夫说:“是个人还能没点骨气,我就不信毒品有多大魔性,吸了还戒不了, 我吸毒再戒了给你看看!”可是,她吸上毒以后,就再没戒下来。几年下来,夫妻俩把几百万的家产挥霍一空,最后走上以贩养吸的道路。如今,夫妻俩都身陷囹 圄,家中两个儿子无人照看。走上吸贩毒的迷途,就意味着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禁毒警·走在刀尖,让天下无毒

再回头说到李某。他还算是幸运的,妻子对他不离不弃。审讯中,他哀求韩队长:“我要立功,我检举毒贩。不然我老婆没人管,她还有一个多月就 要生了。”“你还知道有家?吸毒时都不想想你老婆和没出生的孩子?”韩队长厉声问道。他的头埋得更低了:“我戒不掉。今天早上兜里还剩60元,出门都给了 老婆,让她买饭吃。现在她一天只吃一顿饭,没活路了,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把毒戒掉。”

这种痛心疾首的忏悔,韩队长他们听过了太多。走出讯问室,韩队长的话让我大吃一惊。他说:“我当刑警10多年了,接触的吸毒者至少有好几百人,至今没有发现一例能真正戒毒的。吸毒人员已经成为高犯罪人群,毒品成了控制他们生活的恶性循环,一种魔咒。”

关永新,禁毒民警,从事禁毒工作5年。采访中,他告诉我:“吸毒的人,吸毒量会日益加大,时间长了严重损害身体,记忆力减退,心脏、肝肾功 能减退。更可怕的是,很多吸毒者都是死于最后那一次的疯狂——“吸毒过量”所引起的吸毒中毒,这占到吸毒引起的死亡的一半以上。”

在关永新他们掌握的吸贩毒人员中,年龄最大的70多岁,最小的只有15岁。15岁的是个男孩子,从小父亲离家,由母亲抚养长大,辍学后,跟着毒贩当小马仔,每送一包毒品能得20元至30元的路费,用来吸毒。

张文元,禁毒民警,从事禁毒工作12年。他告诉我,吸毒人员中有农民、工人、公务员,还有在校大学生、中专生,一般一抓都是一对儿——两口 子同时吸毒的比例非常高。这也说明,毒品渗透的人群已没有底线。而且,大部分吸毒人员都有肝病、性病,甚至艾滋病。这是因为,吸毒人员吸毒时喜欢扎堆,共 用针管的现象并不鲜见,导致了疾病的传播。

在与吸贩毒人员的较量中,民警们要时刻警惕被感染的风险。“一日吸毒,终生戒毒。这绝不是危言耸听。”关永新说。

毒品伤害的不仅是吸毒者自己的人生,也是千万个染毒家庭,是他们的父母子女。

这,就是毒之殇。

曲靖市禁毒委 版权所有滇ICP备 0900555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