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圈子”里面有“圈套”:结交一个“好朋友”,引致一生大祸害

作者:本站编辑 来源: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摘要:   毒品是人类的公敌,社会的公害。几乎每一位戒毒人员都经历了 “强戒-复吸-再强戒”这样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。我们在强制隔离戒...

    毒品是人类的公敌,社会的公害。几乎每一位戒毒人员都经历了 “强戒-复吸-再强戒”这样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。我们在强制隔离戒毒所与戒毒人员零距离交流,挖掘出背后发人深省的故事……

  经过面对面的探访,他们无一例外的表示,吸毒不是一个好选择。但他们到底是如何走上这一条路的呢?结论也许是——“圈子"真的很重要。

从乖乖男到“瘾君子”

在戒毒所里见到阿峰(化名),你很难将这个年轻帅气的19岁男孩和已有2年多吸毒史的事实联系起来。

  阿峰的父母在海南文昌做生意,一直以来他都是父母心中的乖孩子。17岁那年,他一人从文昌到海口打工,也正是这个期间,他结交了一帮朋友,在海口创业的时候,让他染上了毒品。

  “当时,和朋友们一起在KTV玩,朋友拿出了一包白色的东西,告诉我这东西很好玩,叫我来一口。当时我也知道这是毒品,所以没敢碰。” 阿峰告诉记者,通过朋友,他第一次接触了毒品,虽然每次出去玩,朋友们都会在包厢吸毒,但他始终保持着冷静的态度,一直没有碰毒品,只是陪朋友们一起喝酒唱歌。

  “有一次,我喝了很多酒,心情特别不好。”阿峰说,在KTV包厢喝酒时,朋友们再一次劝他,“说吸了以后很开心,每次一起玩都不吸,吃两口会死啊。”阿峰就赌气吃了。“我当时想毒品有什么了不起,谁不敢吃啊!”阿峰说,第一次吸食海洛因并没有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,而是头晕,乏力,好几天没有胃口。他没想到毒品会让他越陷越深,也没想到毒品会如此残害自己、残害家人……不久后,阿峰第二次接触了海洛因,因为“就是想看看到底会怎样。”

    结果一发不可收拾,渐渐的阿峰的毒瘾越来越严重,几乎每天都要吸食毒品。“一天最少要吸三四次,饭可以不吃,但毒品不能缺。”这是阿峰对那段生活的概括。尽管从小父母就教育自己不能骗人,但阿峰仍然想方设法“昧着良心管他们要钱。”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15年3月份,尽管之前他已经被警察查获过一次并被拘留15天,但依然难敌毒品的诱惑,于是,这一次被警察查获后,他被强制戒毒2年。

  “父母对我挺好的,我背着他们做了这些事,自己也感觉很难受。”阿峰说,进入强戒所后家人来看望过自己,“说我长胖了”。

  如今的阿峰已经充分认识到了毒品的危害性和知识的重要性,“已经和家人沟通好了,出去以后打算换个环境,准备好好的重新做人,彻底戒毒。”

好奇心让他陷入毒海

“我的经历可能你们听起来像电影。”这是记者在戒毒所采访阿良(化名)时,他所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阿良今年20岁,他当过兵,退伍后一直帮着家里照料生意。阿良家靠海边,一家人经营着一家饭馆。

  对于第一次吸毒,阿良记忆犹新。“一次和朋友出去玩,看到朋友们正在很享受地吸食海洛因。好奇之下,我就接过了朋友手中的锡纸……”而就是因为这次尝试,他染上的毒瘾。而他的一生也因吸毒而改变。

  因为吸毒,阿良的父亲每日闷闷不乐,一向身体不好的父亲,在阿良被警方第一次抓获拘留期间去世了。“我感觉特别愧对父亲。”说到这里,阿良满是悔恨。从拘留所出来后,阿良曾下定决心戒毒,他做到了,一年多的时间里,阿良每天忙着饭馆生意,为了躲避朋友,他甚至都不去镇上玩耍,闲暇之余,都会独自呆在家中。

  “说实话,那段时间虽然日子平淡,但很幸福。”阿良说,家人看到了孩子戒毒的决心,一向不闻不问的态度开始转变,家人开始关心和照顾起阿良来。然而,好景不长,2015年年初,阿良终于按耐不住寂寞,便一有空就到镇上喝茶,随后他又与断交一年多的朋友接触,“有一次牙痛了好几天,期间去包厢玩耍时,朋友递过了海洛因,说吸了就不疼了。”阿良说,因为有吸毒史,他没有能够忍住,最终接过了毒品。

  不久后,阿良在文城吸毒时被警方抓获,这一次被强制戒毒2年。“家人已经完全对我失去了信心,父亲又因我吸毒去世,吸毒可算是把我害苦了。”回想起以往的日子,阿良始终充满悔恨。在戒毒所里,他也对未来有了新的规划,出去后他打算离开海南,去广州找他的战友,踏踏实实的做份事业。

  强制戒毒所民警告诉记者,“一日吸毒终身戒毒。要想摆脱毒瘾,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碰第一次。”

吸毒让他失去家庭和事业

“都怪我太相信朋友了。”回想起第一次吸毒,阿壮除了后悔更多的是气愤。阿壮说,因为村里的土地被征用了,家里一下子得到了60多万补偿款,他便请来亲朋好友吃饭,令他没想到的是,正是这一次,他第一次接触了冰毒。

  请客吃饭,难免要多喝几杯,那天,阿壮高兴喝了很多酒,身体开始难受。“有一位朋友拿出一块像冰糖一样的东西,说是吃了能够醒酒。”阿壮说,当时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毒品,还以为是醒酒药,于是便按照朋友的说法服下了冰毒。

  阿壮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吸毒的感受,“吸了第一口,嘴巴苦”。他说,“其实直到现在他都觉得吸毒很难受,但不吸的时候更难受,浑身上下不自在,喉干、骨痒,寒毛管都竖起来了”。找不到更好的办法,他就这么一直下去。

  阿壮说,吸了毒后精神状态很亢奋,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,等过了毒品的劲以后又可以昏睡一天一夜,甚至更久。正是有了这样的感受,阿壮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多年来,他一直反反复复的采用“溜冰”的形式吸毒,60多万的补偿款被他全部用于“溜冰”。

  “现在因为吸毒,我已经没有了事业,家人也不再关心我。”阿壮说,出去以后也很难保证不再吸毒,毕竟吸了这么久,一下很难摆脱吸毒的圈子和行为”,阿壮坦言,他有打算成为强制戒毒“常客”打算。

  阿壮说,由于自己太轻信朋友,加之自己的无知,如今被诱惑主动吸毒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很多原因听起来很荒诞,“有为了忘记烦恼的,有想变得再精神一点的,但结果都一样,就是一吸就很难再脱身了”。

【来源:南国都市报】

王雪姣编辑

曲靖市禁毒委 版权所有滇ICP备 09005551号-1